宣战“阴阳订单”?网约车平台因转卖订单被约谈!

终于等到有关部门对“阴阳订单”出手了!

近日,广州交管部门对媒体表示,今年一月就曾约谈转卖订单企业,平台“不要重新转卖订单,要保证收入”,目前对于转卖订单的事情也在核实和反馈,并将继续约谈督促相关平台。

要想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,还要从几天前张师傅接到的一个订单说起。4月9日,张师傅在“及时出行”平台接单时发现,乘客端与司机端显示的订单金额出现了22%的差价。

王师傅称:“那张单大概是24公里,到我手里就是43块钱,我APP上显示乘客支付的金额是58块钱,但是呢,我又问了乘客他支付多少钱,乘客说他那边支付71块钱。”

订单中不翼而飞的13元差价让张师傅感到十分困惑,在向乘客了解后他得知,乘客使用聚合平台叫车,平台派单给了“悦行出行”。张师傅表示,自己并未注册使用“悦行出行”,司机端则显示,订单来自“迪波出行”。   

张师傅怀疑,是迪波出行将订单转卖给“及时出行”,最后派给司机接单。一个订单,涉及到聚合平台、悦行出行、迪波出行、及时出行四个平台,层层抽佣,最后到司机手里金额就少了许多。

广州当地媒体采访悦行出行的工作人员,在问道“平时有没有做过这种订单转给其他机构的事情”时,该工作人员坦言:“这个行业都会有”。   

工作人员还表示,只要产品的价格是有公示的, 运力是符合交委的,诸如有没有转接、有没有第三方订单之类的问题,从平台的理解上是没有太大问题的。

当地记者把这样的情况反映给广州市交通管理总站后,工作人员表示,今年1月份的时候就跟这些网约车平台开过会,要求他们不要重新转卖订单,要保证司机收入。   

至于张师傅遇到的这个订单,部门工作人员表示,还需要像平台方核实情况并向领导反馈,看到底是平台阳奉阴违,还是平台又从中多抽成了一次。

同时广州市交通管理总站的工作人员也表示,目前法律上还没有明确的规定,因为缺乏具体的处罚条例,执法部门也只能约谈督促企业。

需要注意的是,网约车行业具有公共服务属性,网约车交易的每个环节都与交通安全息息相关,司机们的收入也是必须要重视的问题,一味压低单价、司机们为了获取与过去同样的收入,只能延长出车时间,维护和休息时间都得不到保证,只会给乘客和交通安全带来更大的隐患。   

而保障的收入,只是规定“抽佣红线”显然远远不够,还应及时干预并规范“倒卖订单”、“阴阳账单”等现象,建立健全相关的政策和法规,明确平台的责任和义务,同时确保订单的流转和执行过程的透明度。比如借鉴一些区块链技术的应用,将订单信息记录在区块链上,明确每个订单的流转路径和相关责任主体,以增加订单的透明度和不可篡改性,避免订单被恶意倒卖以及数据的篡改和伪造。

也有人呼吁,转卖订单的平台应该只收取少许服务费,而不应该从中抽成,一来平台并没有提供相应的服务,二来也可以尽可能保障司机的收入。但也有人指出,就不应该允许平台转卖订单,不只是因为抽成问题,还因为倒卖订单会导致行驶过程中的安全责任无法划分。

随着网约车行业合规进程加速,我们相信整个网约车行业都会在不断地竞争和监管干预下走向成熟,我们也期待司机收入问题能够进一步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强化司机职业权益保障和乘客合法权益保障,推动整个网约车行业走向和谐、美好的明天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2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代码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