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汶川地震废墟中走出的滴滴司机

胡杨是贵州的专车,9年前,他是挺进震区救援的英雄;陈晓燕和何戴军是异乡打拼的代驾“夫妻档”,9年前,他们是地震的亲历者。

如今,在滴滴平台上,像胡杨、陈晓燕和何戴军这样顽强拼搏的人,还有很多很多。他们值得我们记挂,他们的故事值得我们一遍遍地重温,他们的生活更值得我们关注。

从汶川地震废墟中走出的滴滴司机 滴滴资讯 第1张

2017年5月12日,胡杨在贵阳参加防灾减灾演练

9年前,2008年5月12日,已经退伍近半年的胡杨,接到了部队的任务:前往汶川参与救灾。从老家贵阳出发,5月14日,胡杨赶到了都江堰,到映秀,再到汶川,步步逼近震中,内心寸寸撕裂。一路上,除了残垣断壁,胡杨和战友们接触更多的,是地震中残损的血肉之躯。

部队给他们这个任务,因为他们还是军人,能够遵守纪律,严守秘密。在地震灾区呆了几个月,救灾的细节,他从没跟人讲过。但是胡杨说,汶川地震,改变了自己的一生。

某天,胡杨正在都江堰参与救灾,接到了一位战友的电话,说是要给他介绍女朋友,“这女孩也参加了这次地震救援,是个护士,现在人就在成都。”

“你把电话发给我!”胡杨随口应付一句,挂掉电话,又忙着救灾。这件事就搁下了。

2008年9月,胡杨回到了贵阳老家。等到战友再次提醒他,他才想起救灾时接的那个电话。“都是抗震救灾回来的,那就见一下呗。”见了面,两人情投意合,谈起了恋爱。姑娘是贵阳某医院的护士,汶川地震期间,跟随医疗工作队赶赴震区参与救援。后来,两人结婚。

从汶川地震废墟中走出的滴滴司机 滴滴资讯 第2张

胡杨和妻子都喜欢参加户外活动

因为地震,遇上了爱情,还走进了婚姻殿堂。胡杨说,地震对自己人生的改变不止如此:

2007年年底,从成都军区退伍时,胡杨忙活了半年,也迷茫了半年。直到参与了汶川救灾,目睹着山河破碎,生灵涂炭,胡杨才找到了方向,他暗下决心:未来无论做什么工作,都要把救援这件事坚持干下去。

从汶川回到贵阳,胡杨进入了银行武装押运行业工作。和部队一样,也要拿枪,戴头盔穿防弹衣,枪里子弹上膛,随时准备应付突发事件。婚后,他在这份看似危险的工作上稳定了几年。

几年间,他和妻子一起参加了很多户外救援活动,“那种出去玩的、或者把救灾当作秀,到了现场自拍发朋友圈刷存在感的、或者以此盈利的,我们都不参加。”

终于,2013年,有朋友给胡杨夫妇推荐了蓝天救援队。蓝天的专业、纯公益和硬实力吸引了他们。“蓝天规定,必须家属同意才能参与,我很感谢妻子,她非常支持我。”在蓝天救援队,尽管从装备,食宿到路费都靠队员自费解决,胡杨还是乐此不疲。

贵州省地貌复杂,自然灾害频发,胡杨所在的贵州蓝天救援队经常会出险救援。过去几年里,胡杨参加过近三十次救援活动。有一次救援,让他印象最为深刻。

12月3日晚,贵州思南县某村的农妇周正英和丈夫发生口角负气离家,在深夜不幸坠入村口的天坑。起初,刑侦和消防队员进入了天坑。由于作业难度太大,6日上午,思南县公安局向蓝天救援队求助。

隆冬时节,气候湿冷,深入阴湿洞中的救援工作很难开展。7日下午1点,蓝天救援队员终于到达天坑底部,发现周正英遗体已经高度腐烂。事不凑巧,当地晚上下雪,白天雪水融化,从坑口倾泻而下的雪水加大了作业难度。

临危受命,胡杨进入了天坑,下到70米处的分段点。队员们用特种担架固定死者遗体,在经过70米、90米和110米三个分段点队员的娴熟配合之后,慢慢将遗体运上地面。

从汶川地震废墟中走出的滴滴司机 滴滴资讯 第3张

胡杨和救援队的队友们参加救援任务,整装待发

“被雪水形成的瀑布长时间冲刷全身,队员返回地面时,身体僵硬,烤火半小时才恢复。”整整三天,胡杨和队友们吃住在天坑旁阴湿的树林中。他们的辛苦付出,给了死者家属一个交代。

胡杨一直很感谢妻子对自己救援工作的支持,“我们在汶川地震相识,她非常支持我。救援过程中她不会打电话,只要我吃饭或者歇下来,就会跟家里报个平安。”

到现在,除了省内每次救援活动几千元的常规花销,胡杨在救援装备上的钱就已经花了三四万。花钱搞救援,他从没犹豫。但是,在武装押运行业工作,时间不自由,这让胡杨有些头疼。“因为救援要请假,请假次数多了,不好向领导交代。”

2016年5月,胡杨的孩子出生了。也就在那个时候,经朋友介绍,胡杨知道了滴滴。“我们搞救援的人,适合跑滴滴,能兼顾家庭、时间和。”为了分担妻子上夜班的辛苦,胡杨除了救援,也开始花更多时间在家做奶爸,闲下来就去跑滴滴。

10月,32岁的胡杨如愿地成为滴滴的专车认证司机。他说,相比自己5年的救援经历,他还是个新鲜的。慢慢的胡杨发现,这份工作体面、性价比高,服务越好回报越大。

“我觉得每个人都有热心、爱帮助人的一面。07年,贵阳就有出‘绿丝带行动',在恶劣天气时,路人可及时向系着绿丝带的出租车寻求帮助。” 如今,除了外出救援,每天八小时,雷打不动,他都会出车。

“除了滴滴,几乎找不到更适合自己的工作。”胡杨说。到现在,他总共接了2198单,月流水1万以上。他心里明白,只有开好滴滴,才能养家、才能更好地支援自己热爱的救援事业。

乘客在极端天气下或深夜时分需要回家时,自己开滴滴让他们安心到家。胡杨说,这和搞救援一样,都是帮助别人。“我当过兵,救过灾,现在坚持搞救援,能给乘客提供安全、贴心的服务。”

胡杨说,自己的生活里只有三件事:老婆和儿子、每天当八个小时的滴滴专车认证司机,蓝天救援队的救援任务。“我把救援当成信仰,这就是动力。”这是胡杨对人生价值的思索:“这世界上不应该有挟尸要价那种事情发生。”


陈晓燕也是汶川地震的亲历者。

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幸好,陈晓燕家的房子只是裂了口子,没有坍塌。灾后,陈晓燕带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去了浙江嘉兴,和老公团圆。身处异地,背负着养家,养老人,养儿女的压力,他们每天都在想着什么时候能买一套房子,不再拥挤在工厂分配的小房子里,能再有一个家。

从汶川地震废墟中走出的滴滴司机 滴滴资讯 第4张

陈晓燕一家四口在嘉兴的家里

陈晓燕说,很庆幸,夫妻俩遇上了滴滴。如今,他俩是嘉兴的代驾“夫妻档”。白天,他们在一家食品厂工作。每天下午5点下班后,他们匆匆忙忙回家吃饭,给俩孩子洗澡,整理房间,收拾妥当后骑着小电动,赶着晚上7点到9点的代驾高峰。

代驾,让他们看到了生活的希望。如今,父亲俩每月做代驾的收入有四五千,都快赶上两人在食品厂的工资了。这对他们拮据的生活,是极大的帮助。夫妻俩每天能遇到各行各业的人,聊上几句,自己的见识一下子就冲出了车间的一亩三分地。

9年前,他们顽强地走出了地震的阴霾,9年后,他们凭着乐观,继续打造着属于他们一家人的幸福平实的生活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代码图片